搜索

栾秦萌:我在伦敦的博士生活

在来到英国之前,我从没去过其他任何的国家。我分不清伦敦和欧洲其他城市的区别,只是隐约的想象伦敦的夜晚应该像电影《One Day》中的那般寂静又安宁,商店和酒吧应该像《哈利波特》中的那样神秘,我甚至无数次想象自己戴着耳机走在无人不识的伦敦街头,像是一个没有过去的流浪汉。伦敦,寄托着我年少时叛逆的梦。

——来伦敦的路

来英国,来伦敦,曾经看似那么艰难的事情,在实现的那一天看起来却这么顺理成章。前年在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读研究生时,找到了一个喜欢的博士课题,于是在研究生毕业后,就留在了帝国理工机械系攻读博士学位。或许生活正如乔布斯所说,生命里的每一个点最终都会连成线,指向你要去的终点。

——在伦敦的生活

如今在伦敦已生活了两年有余,可我还是对这个城市充满了好奇,这里有太多未知的事物等着我去探索,而博士生活也一点都不似我当初以为的那样枯燥乏味。曾以为博士生的日常就是读很多晦涩难懂的文章,去做许多危险又困难的实验,而我现在感受到的科研生活不像想象中的单调,反而充满了喜怒哀乐。每一天我都为多学会一点知识而开心不已,为不会写的电脑程序困惑不解,为自己因为粗心做错的实验懊恼万分。我也慢慢意识到,读博士难的不是读大量的文章,做大量的实验,而是每一天都能精神百倍,充满激情的去面对未知。

我觉得很幸运是在伦敦这样一个城市读博士,时常会为了解不出来的难题沉浸在沮丧中无法自拔,可每次在周末和朋友们出去走一走,心情就会焕然一新。米兰·昆德拉写生活在别处,Life is elsewhere,仿佛要借亚罗米尔这个充满激情的年轻诗人短暂的一生告诉我们,要逃离眼前生活里的琐碎,要努力去奋斗,甚至付出流血牺牲才可能找寻到真正的生活。或许在伦敦只是读书的缘故,我很少感受到生活的束缚,反而觉得这个城市自由,丰富且充满善意。对我而言,真正的生活即在这里。

——关于未来

我的博士课题是用实验和模拟的手段来预测航空铝合金的再结晶现象,在做实验的同时还要建立自己的计算模型。这个课题无论是对科学研究还是工业应用都有很大的意义,但我现在还不确定在毕业的那一天是否会有重大的突破。如果科研顺利,我希望能继续做下去为祖国的航空材料贡献自己的力量;如果科研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可能我会选择转行。但无论以后会选择哪一条路,相信这些年在伦敦的经历都会是我一生的财富,不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精神上。

“我对这座城市了解太少,每多看一眼,就多一分喜爱。要好好珍惜留在伦敦倒计时的每一天,到哪里才能遇得到这么丰富多彩的生活。”